伊布川清龙

全职 叶修中心 叶all | 剑三 苍歌 苍策 明唐 | 魔道祖师 忘羡 | K 尊礼
微博@伊布川清龙

【K/尊礼】进屋请走正门

※幼驯染尊礼设定

※只是尊礼二人幼年时期日常相处的脑洞,没什么复杂情节

※玩玩温馨治愈而已

 

小镇上有两幢相邻的房子,一幢是红顶的一幢是蓝顶的。两幢房子靠得很近,两幢房子之间凸出来的小阳台几乎要碰到一起。

正值学生们都放假在家的夏日,正午时分室外天气极其炎热,阳光火辣辣地洒向大地,蝉鸣声一阵又一阵不绝于耳。

“哗啦——”

阳台的落地窗忽然被用力地打开,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红发男孩从阳台上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屋,房间里一股冷气扑面而来,让浑身汗涔涔的男孩舒服地呼了口气。

这间屋子的主人是一个七八岁左右的蓝发男孩,鼻梁上还架着副精巧的蓝边眼镜。他从一开始就背对着阳台端正地坐在地上,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身前的那副已经完成了一半的大拼图。虽然一直没动,但看得出来蓝发男孩自从听到落地窗被打开的声音后,心情似乎变得有些糟糕,小小的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周防尊,我已经向你重复了无数遍了,请不要从你家的阳台翻进我的房间来,进屋请走正门。”蓝发男孩一边从一旁拿起一片拼图准确的放在图案的空缺处,一边头也不回地对红发男孩说道。

“……哈,麻烦。”红发男孩一屁股坐在了对方铺着深蓝色床单的木质小床上,没精打采地应付着。

“周防尊,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蓝发男孩转过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对用手撑着头侧躺在他床上的红发男孩道,“你就不能更珍惜一点自己的性命吗?你我的房间都在二楼,从阳台上爬过来的时候会有很大的坠楼风险,你不会这一点都不知道吧?还有,请你今后要进来的时候敲敲窗作为示意……哦,不对。请你今后从正门进来,所以进屋前请敲门,这是作为一个人应该遵守的基本礼仪。虽然我也不指望你这个野蛮人能懂得这些道理……”

“……宗像。”

“是?”

“你很烦啊。”

“周防,我看你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你私闯民宅给别人带来的麻烦。”

“哼,不愿意的话把窗户锁起来不就好了吗。”

“请你不要误会什么了,不锁窗户只是为了我自己开窗通风的便利性,并不是在期待着你进来打扰我的正常生活。而且正不巧的是我现在非常不想看到你这张脸,坏了我一天的好心情。”蓝发男孩说着转过了头将注意力放回了身前的拼图上。

“呵,我就是讨厌你口是心非这一点,真是不可爱。”

“周防尊,那我就单刀直入地问了,你今天来我房间有何贵干?”蓝发男孩转过头来,语调有些低沉,似乎并不是很开心。

“啊……睡觉。”红发男孩说着翻了个身仰面躺在蓝发男孩的床上,舒舒服服地闭上眼睛。

“周防,这里可是我家,睡觉请你回自己家睡,睡死了也不关我的事。”

“唔……这里有空调啊。”

“哼,我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你的房间里有一台至今仍能够良好运转的1.5匹空调。这样光明正大的在别人家里蹭空调这种事也只有你这样的野蛮人才能干的出来了吧。”连续几块拼图都能很顺利地找到正确的位置,这让蓝发男孩心情变好了不少。

“哈……那下次换你到我那边去不就好了吗……”快要睡着了的红发男孩迷迷糊糊地闭着眼睛回答道。

“真不巧,我对你那东西堆得乱七八糟的房间并不感兴趣。你若是真心想请我过去,那还请你在这之前先把你的房间打扫干净整理整齐……”蓝发男孩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发现对方没什么动静了,转头一看却发现红发男孩似乎已经躺在他的床上睡着了,叹了口气便也不再做声,低头继续专注自己的拼图。

 

时间一眨眼过去,等到周防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阳光斜斜地照进房间里,染上一大片金黄。阳光依旧有它的温度,不过没有中午的时候那么强烈了。

蓝发男孩正在摆弄一个相框,一旁的地板上放着一副已经完成了的拼图,看样子是想把拼图装在相框里挂起来保存的样子。

“哦呀,你终于醒啦?”蓝发男孩似乎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红发男孩这边的动静。

“啊……现在几点了?”红发男孩慢慢吞吞地坐了起来,抓了抓脑袋问。

“钟就挂在左边的墙上,请你自己看钟。现在是下午十六点四十七分。”

红发男孩立刻从床上站了起来,抓了抓头发道:“宗像,走了。”

“诶?要走了吗,那走好不送。另外,记得从正门出去。”

“啧……我说的是一起走。”红发男孩皱了皱眉头,走上前去一把拽起蓝发男孩的胳膊。

“哈?你这个野蛮人给我放手,不要得寸进尺了,我可是很忙的。”蓝发男孩说着甩开了红发男孩的手,扶了扶眼镜,继续摆弄他的相框和拼图。

“宗像,你这些拼图的东西回来再弄,我们先出去。”红发男孩这次直接抓起对方的手就往外拽,态度强硬,还有些着急。

“唉,知道了。你等等,至少让我先把空调关掉。”

 

镇里的小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偶尔会有一两只麻雀飞过,或是有野猫慢慢走过。红发男孩粗鲁地拽着蓝发男孩的手一路小跑,这引来了蓝发男孩的不满。

“周防你放手,这样拽着我很疼。还有,我们到底要去哪?”

“过去你就知道了。”

“周防,你这个野蛮人,快放手!我自己会走。”可能是天热再加上运动的原因吧,蓝发男孩的脸变得红扑扑的。

“啊……那就这里吧。”

在红发男孩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路边的一堵围墙下。墙的另一边是这个小镇上最大的一个向公众免费开放的绿地公园。

“哈?周防你想干嘛?”

“啊……翻墙。”

“周防尊,公园正门就在前面,要进公园的话请你走正门。翻墙是违规行为,你难道没有意识到吗?”

“麻烦……正门太远,就这里了。还是说宗像你不会翻墙?”红发男孩挑衅一般向对方笑了笑,说着一只手已经搭上了墙头。

“哼,周防你以为我是谁?如果你觉得我连翻墙都不会的话,那就太失礼了。”

“呵,那就别废话,快点上来。”

 

墙并没有很高,墙上还有不少用作装饰的金属铁条,所以总体来说还不算很难攀越。红发男孩先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蓝发男孩也紧随其后毫不示弱。整个过程速度非常快而且十分完美,没有被其他行人看到也没有造成公物的损坏。除了蓝发男孩在从墙头跳下来的时候一个踉跄没站稳有一个小意外,红发男孩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避免了摔倒受伤,但是这让蓝发男孩觉得自己十分失态。

“这边走。”红发男孩完全没在意蓝发男孩刚才的失误,抓起对方的手就往公园里跑。

从树林里穿过去,抄了点近道,很快红发男孩便拉着蓝发男孩在公园里的那家冰激凌店门前停了下来。

冰激凌店的老板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笑得十分热情:“两位小朋友,是来买冰激凌的吗?现在是四点五十七分,离活动结束只剩下三分钟喽,你们是最后的客人了吧。”

被问的一头雾水的蓝发男孩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了贴在店门口的一张大海报,海报也没有做特别的修饰,似乎也就是为了今天而准备的,上面用黑色的记号笔醒目地写着:为庆祝本店开业两周年,本日上午9:00至下午17:00凡是两人结伴同行进店的顾客将享受“第二人免单”的优惠。

“宗像,你还愣着干嘛?快点进来看你吃什么。”在蓝发男孩注意那张广告的时候,红发男孩早已跑进了店里选好了他要的那一份。

看着正往裤子口袋里掏钱的红发男孩,蓝发男孩愉悦地勾起嘴角:“哦呀,那也就是说我的那一份免单吗?”

“啊……”红发男孩皱了皱眉,边回应着边付了钱。

 

人手一个大大的冰激凌蛋筒从冰激凌店出来,蓝发男孩看上去心情很不错,拿着手上绿油油的抹茶冰激凌边走边吃。换做平时,在父母良好的素质教育下的蓝发男孩是不会,也是不被允许边走路边吃东西的。不过现在或许是因为身边只有这个边走边吃很随意的红发男孩,又或许是因为路上没什么行人,他也没管这么多。

最后他们还是在公园路边的长椅上肩并肩坐了下来,男孩们短短的腿还碰不到地,只好搁在长椅上晃啊晃啊。眼前是清澈的人工湖,微风吹过,一圈圈涟漪在湖面荡漾开来。蓝发男孩将视线从眼前的景色转到了身边的同龄人身上,对方依旧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手中粉红色的冰激凌。

“周防,没想到你竟然会喜欢吃这种粉粉的草莓味冰激凌,这一般都是那些女孩子才会喜欢的口味吧?”蓝发男孩向对方挑了挑眉,满是戏虐地调侃道。

“哼,宗像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你那种绿绿的抹茶口味是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会喜欢吃的吧,你是老年人吗?”红发男孩毫不示弱地挑着眉毛,笑着将问题抛了回去。

“呵,像你这种野蛮人是不会理解抹茶冰激凌苦中带甜的可口的。”

蓝发男孩闭上眼睛,享受一般地张嘴咬上了手里的冰激凌,父母总是认为冰激凌这种高热量的食物对身体不好,所以男孩平时在家里吃冰激凌的机会并不多。一点绿色沾上了蓝发男孩的嘴角,红发男孩见了凑上前去将沾在蓝发男孩嘴角的冰激凌舔去,又顺便将留在对方唇上的绿色也一起舔去,用唇多磨蹭了一会对方的唇才慢慢分开。

“啧……果然好苦。”红发男孩表情不变,只是皱了皱眉,然后挪了挪身体把双脚搁在长椅上。

蓝发男孩也只是愣了愣很快恢复了平静的神态:“周防你是什么野生动物吗?动不动就舔别人的脸,你还有作为人类的自觉性吗?”

“哈……觉得吃亏的话你舔回来不就好了吗。”红发男孩懒懒地笑着咬了一大口冰激凌。

“哼,真不巧,我对你那甜到发腻的草莓味冰激凌并不感兴趣。还有,周防尊,请你不要把我的大腿当做你的枕头,你刚才在我家睡的还不够吗?”

“啊……”红发男孩很快解决掉了手里的冰激凌,迷迷糊糊地回应着。

“周防你快起来,大庭广众之下睡在作为公共设施的长椅上,你是流浪汉吗?”

“啧,不是还有你在吗?”说着红发男孩翻了个身,双臂抱上了蓝发男孩的腰。

“周防你放手,很热。”

“不热……”

“你热不热我不管,我说你这样贴着我,我很热。快离我远点。”

“不要……”

“……”

“……”

“呯——”

一声硬物相撞的声音惊起了四周的飞鸟,只见蓝发男孩双手抱着红发男孩的头把它向长椅的椅背上砸去。

“周防尊,请你不要得寸进尺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说着蓝发男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哼……”

“好了,清醒一点了没。该回去了。”

“啊……回去吧。”

夕阳照在两个小小的身影上,印出了长长的倒影。并排走着的两人,影子长长地延伸出去,最终交叠在一起。暖暖的夏风与路上的行人擦肩而过,西下的阳光将一切染成金黄,这预示着暑假中这平凡的一天慢慢落下帷幕。

 

又是一个烈日炎炎的正午,小小的蓝发男孩端端正正地坐在有着蓝色屋顶的房子里,拼着让人眼花缭乱的大拼图。房间里开着空调,温度调节的非常舒服。

“哗啦——”

是阳台的落地窗被粗暴地打开的声音。

“周防尊,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从阳台翻进来,进屋请走正门。”

“宗像,我说过了,很麻烦啊……”

“……”

“……”

 

【END】

评论

热度(9)